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澳门365bet网_365bet官网是干嘛的_365bet怎么不能存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林轩把刚刚的半个饺子吃下去,才抬头笑了笑,道:“我……可能会去杭城,感觉那边也蛮不错的。”

许清如愣了愣,才挤出一些笑容来,“西大确实也挺好的。”

林轩笑道:“西子湖,钱塘江,雷峰塔,龙井茶……去了一趟,感觉蛮不错的,西大本身也是名校,先试一下,能不能被录取,也许就被刷下来了呢。”

许清如夹着一个饺子蘸着佐料,半晌不再作声,林轩就随口说些在杭城的见闻,许清如安静听着,等他说完,又沉默了几秒钟,才低着头,轻轻道:“还有吗?”

这个“还有吗?”自然不是问他玩得怎么样。

哪怕是情侣,在高考时为了各自前途也不是少数,四年远隔天涯,能分得开情侣,斩不断爱情,说什么爱情终究输给了距离,只不过都是在给自己耐不得寂寞找的遮羞布而已,都是借口。

有情人终成眷属。

说的是有情,不是发情。

异地恋修成正果的比比皆是,四年大学乃至于社会上颠沛流离都是孤身一人,宁缺毋滥或者等另外一个人,咬牙撑过来的也不再少数。

没有谁是一个人活不下去的。

许清如没觉得自己到了大学就一定要找谁谈一场恋爱,如果林轩是为了前途决定要去杭城,她觉得自己可以等,一个人在学校同样可以过的很好。

四年辛苦换一生相守,怎么算都是不亏的。

但如果林轩是这样打算的,想要继续发展下去,于情于理,接下来都肯定还会有解释,或者承诺……只要他说,哪怕是一个隐晦的,不太明确的暗示,她觉得自己都可以等他。

毕竟来日方长,不是么?

然而没有。

他只字不提。

过去半个月里,那些患得患失的,那些早有预感的,不愿承认的,曾在刚刚那个电话都被否认掉变成了巨大欢喜与美好的,偶尔认真思考或睡梦中若隐若现的阴影,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清晰,带着冰冷的让人心灰的凉意,将她整个人笼罩。

有种难以呼吸的空白。

问出那三个字后,右手握着筷子,就连装着在夹那个饺子蘸佐料都做不到了,悬停空中,纤白手指握着光滑微带磨砂感的竹筷,不由自主地在用力。

林轩轻轻叹了一口气,“大概就这些吧,其实我对自己未来一直都没有太清晰的规划,走一步看一步,做好眼下的决定,未来自然就清楚了。”

许清如不知道自己沉默了多久,只听到自己轻轻“哦”了一声。

林轩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正在想着要不要隐晦宽慰两句,就见许清如微笑着抬起脸来,目光与他对视两秒,重新低头,夹起饺子放在白瓷盘子里,小小咬了一口,慢慢咀嚼两下,复又抬头,微微笑道:“怎么不说话了?”

林轩干笑两声,发现还是有些高估了自己,或者说有些低谷了许清如,她将所有感情波动内敛于心底时,旁人很难看得出她的真实想法,但当她想要表达,或者说挑明一些事情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办法再装下去。

最后也只能轻轻叹息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许清如低着头,轻轻道:“我也是。”

林轩默然吃东西,其实感觉已经吃不下了,但不吃东西也不知道能干嘛。

许清如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微黯,却还是无声地笑了笑,“从无话不谈,到相顾无言……对吗?”

林轩没有回答,把嘴巴里的东西吃掉,这才笑道:“你知道林徽因吗?”

许清如轻轻“嗯”了一声,“还知道你妹妹最喜欢她。”

林轩道:“其实我原本也知道不多,后来也是因为浅浅才去了解,觉得挺不可思议的,民国风云际会,中国几千年未有的大变局,不提那些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名传后世的文人才女就有不少,梁启超、鲁迅、王国维、胡适、沈从文,冰心,林徽因、陆小曼、吕碧城、萧红、张爱玲、杨绛……才貌双全的有,品行争议的也不少。”

“了解林徽因的,把她奉为一代奇女,不了解的,甚至或许会有人骂一声绿茶婊始祖,我一开始听说她的时候,也是那些带着臆测幻想的恋情,也会想这女人能让那么多才子名人拜倒石榴裙下,不仅有才有貌,多少也会有点绿茶,不然都嫁给了梁思成,怎么都还不跟徐志摩断绝来往?何况金岳霖喜欢上她还是她婚后的事情。”

“后来真去了解,才知道什么叫做小人之心,但人们往往都喜欢以己度人,高度决定眼界,人跟人有差距,感情与感情自然也会有差距,用恶俗眼光去看待和臆测她,自然就都往坏处去想……”

他磨磨唧唧半天,都没说正题,许清如也不说什么,静静听他扯。

林轩咳嗽一声,铺垫半天终于说正题,“我个人还是蛮欣赏,敬佩,甚至可以说是期待那种男女之间不逾矩、不非分的朋友关系的,就像是徐志摩那样热烈的人,在林徽因婚后,不也是谨守着一个朋友的界限吗?当然,当今年代说的都是闺蜜健身房老王练腰忙,这种感情肯定不是一般人能拥有、驾驭的,品行、修养都有很高要求……”

他说到这儿,觉得以许清如的聪明应该是明白自己的意思了,而且一个人干巴巴地说半天,老实讲有点不尴不尬的,于是就停住了不再说,望着许清如。

许清如过了半晌才抬头,笑容牵强:“你是在夸我吗?”

林轩正要接话,她就又低下头,缓缓道:“林先生一代奇女子,我只是很普通平凡的女孩,难望其项背,更不敢比的。”

林轩语塞。

许清如低头半晌,又重新抬起脸来,微带歉意,轻柔地笑了笑,“对不起,我知道你一番好意,不该这样说话的。”

林轩摇摇头道:“该说对不起的人是说才对。”

许清如放下筷子,问道:“你吃好了吗?”

林轩点点头,然后起身买单,道:“我送你回去。”

许清如没出声,出了饺子馆,见河水碧绿,柳荫倒垂,火红的日头斜挂西天,清亮眸子望着夕阳,用力抿住嘴唇。

有些涌动的,暖热的东西,几乎不可抑制地要冲出,淹没视野中的世界。

她抿住嘴唇,用意志支撑着眼睫,不让它眨动。

像是阻挡着滚滚洪涛的堤岸,努力在维护着这个世界不被淹没。

这一刻觉得自己像是拯救世界的英雄。

坚强,勇敢……又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