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澳门365bet网_365bet官网是干嘛的_365bet怎么不能存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为了防备TLR可能的一级入侵,林轩和张恒两个人很小心地在河道做了视野,然而TLR并没有要入侵的意思,本本分分地自家野区起手开局。◢随*梦*小◢.1a

因为是在蓝色方,薛云琪可以帮忙丢一个Q打六鸟,林轩就直接来到了线上。

酒桶应该也是六鸟起手,小炮和塔里克同样在兵线到达前就出现了在兵线上面,遥遥望了一眼后,林轩就带着江映雪往前压过去。

“退一下,别打。”

周贺见对方走过来,立即就往后退,并没有要换血的打算,羲皇有点不爽地骂了声:“靠,这么嚣张?”

从LDL打到现在,TLR基本一直都是王者之姿,就如同like赛前在直播里说的那样子,TLR的训练赛中,打赢LPL战队都不是第一次,下路同样打得很强势。

直到上一局被虐爆。

羲皇当然会觉得不爽,不过不爽归不爽,卡莉斯塔这时候拼起来肯定是比小炮厉害的,两人也就只能后退。

“不要皂基,打后期,我们砸后期。”

中路的金再秀用蹩脚的口音安慰道,“等我装备,我可以,这把,你们等喔。”

“阔以阔以。”

刚刚的短暂休息期间,教练组基本都是在调节队员心态,听金再秀这样说,周贺也努力地配合着用蹩脚口音玩笑了一下,免得气氛太压抑。

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是TLR这局游戏里队内语音唯一一次出现笑声。

氛围再轻松,笑得再真实,当对线开始的时候,这局比赛所意味着的重量还是直接压在了每个人的心里,尤其是在对线全部劣势的情况下,没有人有心思说笑。

上路慎和大虫子,基本就是对着发育,并且大虫子一级学E三下普攻是有一定优势的。

中路加里奥推线优势。

下路除了英雄不同,几乎是上一局的重播,被打得完全都没有办法正常补刀。

“TLR这线上有点不好过啊。”

辛鑫看到这种状况,也就说了一声,方楷也就接口道:“确实,尤其是下路,这简直就是上一局的重播嘛,这样的酒桶的日子也不好过了,不然原本在野区其实酒桶有一定优势的,但现在他也不敢做什么了,线上没优势。”

小樱道:“他们这个阵容其实不用着急,只需要平稳发育,等到慎六级就会好打很多,如果能配合酒桶做一点事情,不论是帮下路缓解一下压力,还是帮瑞兹从对线中解放出来,其实形式都会好转很多。”

“还是要看能不能做到事情吧。”

……

苏扬确实很想做一些事情,不过他并没有着急先去下路,而是在拿到了双buff后,就到上路去尝试了一下,不论是他个人还是教练组,对于sky这个上单选手的评价都比较一般。

习惯线上抗压,还算稳定,除此之外并无其他出彩之处,很平庸的选手。

已经配合一个赛季的韩援上单见他过来,于是就有意识地控了一下兵线,想要把对方这个大虫子给引诱出来,然而对方不知道是稳惯了的,还是嗅到了危险,走位竟是比刚刚还要小心。

蹲了几秒钟后,见找不到机会,素养只得重新返回河道,却意外地与雷克赛撞见了,两人在河道里面围绕着河道蟹纠缠了一阵子,最终苏扬拼惩戒拿下了这个河道视野的控制权,又各自钻进野区。

“酒桶在这,估计马上要回家了。”

张恒在语音里面说了一声,自己刷掉了蛤蟆怪和三狼后也原地回家,更新了打野刀,然后往下路靠过去。

“退一点。”

大概是因为林轩压得太凶,连江映雪都有些看不过去了,于是不得不出声提醒。

林轩刚刚抓住TLR下路两个人来补刀的机会,直接跳了上去拔矛消耗一波,却并未就此罢手,小炮火箭跳跃逃回塔下后,大概觉得卡莉斯塔该回去了,于是重新露头。

林轩就又压了上去。

这一次羲皇果断不想忍了,耀眼的星光在身前凝为实质,左拐右拐地走到了卡莉斯塔的脸上。

林轩开始后退。

“别打!”

见羲皇为了眩晕卡莉斯塔而往前走,周贺忙喊了一声,然而羲皇已经往前走了。

“砰”

一声带着金属质感的脆响,炫光将卡莉斯塔眩晕。

下一刻牛头酋长冲了上来。

已经算到这个距离足够牛头二连的周贺只得后退,等牛头二连将塔里克撞起来后才敢又往前走。

他刚刚被一波消耗,此时血量已经不足三分之二,走上前去将一个爆炸火花挂在了卡莉斯塔的脑袋上,刚跟上一个普攻,都没来得及移动,林轩也已经从眩晕中清醒过来,果断就踩着滑板鞋冲了上来。

塔里克技能冷却,虽然牛头技能也冷却,但卡莉斯塔这会儿就是比你小炮厉害——小炮如果将四个普攻打满,伤害未必会比卡莉斯塔拔矛弱多少,但小炮血量原本就不满,是拼不起的。

这个血量再换下去,等下兵线进塔林轩跟江映雪就能直接冲塔挂点燃杀掉。

这是没有选择的选择,拼下去就会被越塔,不拼就只能逃走,而在卡莉斯塔面前逃走,就是被追着捅。

“哧啦”

一声裂帛般的声响,为了防止小炮走出E技能范围,林轩没有机会再回线上利用小兵刷新技能,不过这个拔矛后,小炮的血量掉到了将近三分之一的地步,身上唯一的一瓶药水是不可能再留着了。

“哇,大舅子这打得有点不讲道理啊。”方楷语气有些夸张。

小樱点点头道:“小炮被打得有点残,只能把血药喝掉了,那这样接下来就有点难受了,他的血量不能太低,不然一个牛头是肯定可以越塔的,看苏扬这边会怎样选择吧,要不要来下路保一下。”

苏扬确实来了,于是张恒也来了。

兵线进塔后反推,张恒由河道走进对方野区进行干扰,在看到了酒桶正在打三狼后,林轩跟江映雪利用草丛绕过兵线,将小炮和塔里克隔断在了兵线外。

草丛里面没视野,有牛头在,哪怕是只有卡莉斯塔一个人站在兵线后,塔里克跟小炮两个人都不敢上前去。

对于一个ad来讲,被这样控住兵线是一个比死还难受的事情。

周贺跟羲皇尝试了两次后,终于互相掩护着走上前去,塔里克一个饰品眼插在了草丛边缘处,眼位还不曾照亮草丛,就听得“砰”一声,一个雄壮身影突兀地跃出,人在空中一闪,第二段位移就出现了在小炮的面前。

周贺一惊,终究是多年的老将,早已经在防备着对方可能的闪现强开,指尖飞快掠过键盘,“砰”的一声,在牛头双臂捶下的瞬间消失,回到了防御塔下。

“漂亮!”

上帝视角的三位解说已经猜到了林轩跟江映雪两人可能会有的卡视野强开,见周贺闪现躲开了二连,也给夸赞了一波,“周贺这一波还是比较稳的,直接交闪躲开,不然挂点燃跟闪肯定就交一血了。”

“不过闪现没了还是有点难受。”

辛鑫点点头后,又补充道,“等牛头二连冷却了,他这边还是可能要被越塔的,酒桶能过来吗?”

薛云琪在中路牢牢地掌握着线权,因此在推完兵线后,他也就往野区靠了过去,得到了中路提醒的苏扬只得无奈放弃了三狼,张恒也没有去贪这个野怪,而是利用薛云琪在身后不远处的优势,将酒桶给赶远了一些。

下路周贺跟羲皇两人得知酒桶就在野区,状态不满又没有闪现的周贺只得退到二塔前。

“先别走,你看住酒桶,让塔把这波兵吃掉。”兵线缓缓进塔,林轩跟张恒叮嘱了一声。

“k,我看住他。”..

张恒也就继续在野区里面蹲着,趴在地底下跟谛听似的探查着周围的动静。

薛云琪也道:“我先不回线,他们不敢来吃兵的。”

“他们不来我就先回家了。”

林轩的补刀功底还是没有问题的,此时五分钟补刀已近四十,见对方小炮没有再过来的意思,于是就让张恒退回来,自己跟江映雪一块钻进了草丛。

回家后攻速鞋加一颗真眼出门。

TLR的野区入口旁其实是有一个眼位的,因而周贺跟羲皇自然看到了对方的离去,于是取消了回程,可怜兮兮地来到塔下吃掉仅剩的一个小兵,然后开局到现在第一次正大光明地出去推线。

他们刚还没回去,林轩跟江映雪就已经回来了,重新把兵线再给推到了TLR塔下。

辛鑫道:“这一来一回,TLR下路还是亏啊,损失了差不多两波兵线。”

姜珞樱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对线劣势,现在最重要的是下路一血塔能守多久,如果像上局那样那么早就丢了一血塔……sky这局的阵容滚雪球能力并不比上一局差啊。”

周贺跟羲皇来到塔下的时候,防御塔的血量已经掉了近三分之一。

兵线再次回推,自然而然地再次被控住。

林轩依旧很嚣张地站在兵线面前,一副你敢过来我就敢打你的欠揍模样。

周贺跟羲皇自然不可能一直躲在塔下看着,于是他们走上来了。

于是他们死了。

于是一血塔破了。

时间仅仅七分多钟而已。